Translate

2017年8月10日 星期四

全力以赴支持大陆反抗运动

全力以赴支持大陆反抗运动
20161129日,反共革命党人彭明被害。2017713日,提倡非暴力和平运动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被害。另一革命党领袖王炳章身陷牢狱已长达14年,且多次中风生命垂危。反观中国大陆之外,从1983年王炳章博士创建海外第一个民运组织中国民主团结联盟算起,海外民主运动已历30余年,山头林立乏善可陈。唯一值得称道的是,对大陆民运人士维权人士的支持声援和赞助,以及对逃亡海外民运人士及其家属的人道援助。其中《人道中国》的救援工作较为出色。
时至今日,结合大陆和国际形势,本着实事求是杜绝假话、大话、空话的态度,海外民主人士的努力方向应该从高大上的民主运动,向支援运动转变,即全面支持声援大陆各种形式的反抗运动。
中共建国60余年来,反对中共暴政的反抗事件此起彼伏,然而在日益强大完善的专政暴力机器面前,屡战屡败。近30年来,反抗运动日趋多样化,各种形式的群体性抗议事件可谓遍地开花。比较著名的有,1979年西单民主墙运动,1989年北京学生运动,1998年中国民主党组党运动,2000年后一系列维权运动,2008年的零八宪章运动,2011年中国茉莉花运动,2012年新公民运动,2013年南方街头运动。每一场运动都伴随着中共当局的大肆镇压抓捕,和反抗人士及其家属的抗争、逃亡。最近一次,20157月,中共当局对维权律师和维权人士发动大规模的逮捕行动,涉及280多人,一些家属选择留在大陆抗争,一些家属选择逃亡海外。因此,全力以赴支持和声援大陆的反抗运动,成为海外民主人士能够做也应该做的事情。
我呼吁海外的自由民主人士,能否少一些理论多一些行动,少一些指责多一些行动,少一些会议多一些行动,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呼吁和声援狱中政治犯维权人士,救助和支援他们的家属。

2017年8月7日 星期一

党你妈的主席

党你妈的主席
习总日记(201787
北戴河,修养并开会。闻海外有人造谣诽谤指我图谋设立党主席,图谋取消政治局常委制度,向毛主席学习,要搞个人独裁。这是党内野心家们对我的又一次抹黑污蔑,事实将会证明这种诬陷完全是无中生有。
设立党主席,实非不想而是不能也。若提出设立党主席,全党全军全国人民,还有香澳台同胞海外侨胞,一定必然眼前浮现出已故伟大领袖毛主席天安门城楼尖着嗓门高喊“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的一幕,第一幕过后,第二幕第三幕挡也挡不住。第二幕是挥手接见红卫兵。第三幕,手没来得及洗,便为李进同志题照,“粉碎四人帮”。晚上第四幕,李志绥医生推门进来,叮嘱再三,“请主席房事前洗洗小弟弟”。待到第五幕时天已经蒙蒙亮了,毛主席还在酣睡,张玉凤轻轻下床,蹑手蹑脚推开门时,灿烂阳光硬生生照射在那年轻俊俏的脸蛋上。她忍不住眯着眼在心中默默高唱道,“太阳啊出来照四方”。第六幕下午游泳池畔,毛主席与王光美进行男女双人花样游泳期间,发生了一件影响中国历史进程的大事件,王光美的小手意外怀孕了。第七幕,1972年,刘呈杰出生。所以,党主席的位置永远属于毛主席,我坚辞不受。
取消政治局常委一事,更是匪夷所思。将于10月召开的党的第十九次代表大会,正是我布局政治局的最好机会,力争王岐山留任常委,提拔栗战书等进入常委班子,提拔信得过的干部进入政治局。不好好利用把握这次机会排兵布阵,反而取消常委制度,我有病啊?
今后五年,包括建国70周年、建党100周年在内,是极其关键的五年,是我真正全面领导党和国家,领导人民迈向小康幸福社会实现民族伟大复兴的五年。今后五年搞好了,别说是党主席,就是实现民主开放民众直选,大总统一职也非我莫属。
有诗为证:
第一个五年,我招谁惹谁。
第二个五年,我招谁惹谁?
有诗颂曰:
说我选择性反腐我就选择性反腐难道闭着眼睛反腐胡子眉毛一把抓
说我开历史倒车我就开历史倒车好过翻车走歪路邪路断送我党前程

2017年8月5日 星期六

小平先生的两个老婆

小平先生的两个老婆
何总日记(201786
惊悉小平博士没有两个老婆,也没有从他那里得到N10万。下午洗衣服时,看着白色肥皂泡沫在滚筒里左右空翻各N周后,决定给郭文贵先生写封信。
郭总统文贵先生均鉴,
冒昧给您写信不是为了我,也不是为了人民,更不是为了国家民族的未来,而是为了小平先生,一位我敬重的学长。他的英勇事迹已广泛流传,无需赘言。我要说的事,说大也不大,是关于他两个老婆的事情。但说小也不小,还是关于他两个老婆的事情。
有人说有,有人说没有,这些都没有说服力。小平先生说没有,那就真没有。因为,若小平先生有而说没有,相信他两个老婆会联合起来整死他的。希腊谚语说:欺负女人的人是没有好下场的。老实说我也担心他有两个老婆,还好他没有。两个老婆对有些人而言是好事,可对小平先生来说,可能太多了。因为我知道他身体不好,尤其是颈椎旧伤经常复发,僵硬转动不灵活,倘若两个老婆饭桌上床上左右各一,向左时右边吃醋,向右时左边气恼,唯有不停转头才能实现公平正义自由民主之崇高精神原则。可他颈部有伤啊,转头对他来说实在是不能承受之痛。
文贵先生,虽然您不是居委会主任妇联干部计生办秘书,可小平先生老婆的事涉及到爆料大业的生死成败,还是请您健身之余抽空与尊敬的推友们商量商量研究研究,给个结论,到底是一个好还是两个好。倘若最后结论是没有更好也没关系,大家仅仅是求个说法,给小平先生参考。
第二件事,是传说中的10万美元的事情。还是那句老话,10万美元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而小平先生的朋友等着这笔钱治病,这才是重要的,这才是重点。若那传说中的钱还在路上但铁定能按预定计划准确无误送达的话,那就好说,大家都散了不再围观。可若那救命治病的钱像习王反腐一样永远在路上,文贵先生,您说是不是有点太那个了?郭总统,不怕您笑我不自量力,我的意见是,若给了则给了,若没给您赶紧给。您实在不好意思给,就算是我给的。您觉得您出面给不合适,可以对外公开说是我给的。
总而言之,郭大总统,老婆给不给您看着办,钱,您一定得给。别向您的习主席学习,拖欠我的稿费。

2017年8月1日 星期二

“三百年殖民地”论的意义

三百年殖民地论的意义
-----730日明镜主办的《刘晓波追思会暨刘晓波思想作品研讨会》上的发言
感谢明镜主办《刘晓波追思会暨刘晓波思想作品研讨会》,感谢何频先生、陈小平博士给我机会在这里发言。
20081210日,《世界人权宣言》发表60周年之际,中国民主运动里程碑式的历史文献《零八宪章》正式对外公布。《零八宪章》公布两天之前,已有一位签名者兼推动者被中共逮捕。他就是713日被中共迫害致死的刘晓波先生。723日,我用行走的方式,耗时14个小时,在美国纽约曼哈顿,走出了大写英文LXB三个字母。2010年,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颁发给刘晓波先生的和平奖证书封面,正是那三个大写的英文字母。
在刘晓波整体思想中,我也认为《零八宪章》占有举足轻重的位置。有人认为,是刘晓波在推动《零八宪章》的广泛流传和获得众多公知社会精英签名支持事件中,所起到的他人无可替代的巨大作用,和所显示出的出类拔萃的亲和力、领导力、协调能力,才导致中共专制政权对刘晓波痛下杀手,判处有期徒刑11年,直至迫害致死方罢休。今天我想指出的是,《零八宪章》无疑在刘晓波思想中是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但《零八宪章》不仅仅是刘晓波的,也是大家的,是属于上万名签署者共同的思想和理想,是他们共同的奋斗目标。所以,《零八宪章》归根结底是属于大家的。而“三百年殖民地”论,才是刘晓波自己的,才是真正的刘晓波思想所在,是刘晓波思想的灵魂。而《零八宪章》,是刘晓波与他的志同道合朋友的共识,是他们这一代人的思想交集,更是思想的精华。
有一个现象值得关注,有关《零八宪章》的文章很多,但公开讨论“三百年殖民地”论的文章很少;赞同《零八宪章》的人很多,认同“三百年殖民地”论的人很少。攻击刘晓波思想的人,专门拿他的“三百年殖民地”论兴师问罪,有些人还以此作为刘晓波“人无完人”的证据,中共更是以此给他扣上“卖国主义”的罪名。这是为什么?请问,“三百年殖民地”论有错吗?错在哪里?
我是“三百年殖民地”论坚定的拥护者,请允许我在这里简单阐述“三百年殖民地”论的意义。
第一,指出了先进文明向落后文明影响和启蒙的最有效方式,是殖民地方式,是直接领导和直接管理。第二,否认了中华文明通过自新、自清、自学、自立等方式,追上人类先进文明前进脚步的可能性。第三,揭示了一百五十多年以来,中华文明一系列部分西化运动,如洋务运动,戊戌变法,清末新政,辛亥革命建立共和等失败的根本原因。第四,定性定量地判定中华文明落后西方先进文明至少三百年。第五,与《零八宪章》所宣扬的改良主义既相互依存又相互冲突。
从金钟先生的一些有关“三百年殖民地”论的文章和谈话,我们可以十分清楚非常明白地了解刘晓波先生对中国社会过去现在和未来的看法。金钟问(注1):“中国可能在根本上加以改进吗?”刘晓波答:“不可能。即使一两个统治者下决心,也没有办法。因为没有土壤。”又问:“那什么条件下,中国才有可能实现一个真正的历史变革呢?”刘晓波回答:“三百年殖民地。香港一百年殖民地变成现在这样,中国那么大,当然需要三百年殖民地,才能变成香港这样。三百年够不够?我还有怀疑。” 金钟说:“十足的「卖国主义」啦。”刘晓波回答:“我要引用马克思《共产党宣言》的一句话:「工人没祖国,决不能剥夺他们所没有的东西。」我无所谓爱国、叛国,你要说我叛国,我就叛国!就承认自己是挖祖坟的不孝子孙,且以此为荣。”
金钟过后写文章认为,刘晓波这个思想,是“理性基础上的有感而发”。19年之后2007年,刘晓波仍然坚持自己的观点,“我更不想收回这句话”,而且有了更清晰的表述,“中国的现代化需要经过长期的西化过程方能实现”。
刘晓波先生“三百年殖民地”的意义可以总结为:没有全盘西化的中国是没有未来的。而大一统的中国根本没有全盘西化的可能。2005年,刘晓波发表了《如果统一就是奴役》一文。文中指出,“如果统一只能意味着强制和奴役,那就宁可不要这样的统一。”
我认为,大一统的中国即便是民主了,即便是《零八宪章》如愿以偿实现了,若不进行全盘西化,无论联邦还是邦联,都是没有用的。因为大一统的中国绝不可能实行全盘西化,那么,只有各地独立,各自成为自由的独立国家,其中一些国家才有可能进行全盘西化的社会革命。
最后请允许我再说一遍:《零八宪章》是刘晓波的,也是大家的。但归根结底是属于大家的。而“三百年殖民地”论,是刘晓波自己的思想。
(注1):金钟:『三百年殖民地』细说从头。